從大醫院到小診所 王斌勝18年練就煙臺好中醫

2015-09-29 09:14:04 膠東在線
王斌勝給病人把脈
王斌勝給病人開藥方
   膠東在線9月28日訊(記者 王向榮)畢業后分配到人人羨慕的三甲醫院,三年后卻毅然辭職開診所,王斌勝頂著很多人異樣的眼光,歷經5年的磨練成功涅槃,他不僅成為一名頗有名氣的好中醫,還考上了山東中醫藥大學的博士。對于中醫,他始終堅持要當“經驗醫”,如今他在濱州醫學院中醫科任教授,不斷向學生們傳達著這一理念。 

  大學畢業計劃回鄉開診所

  喜歡上中醫,對王斌勝說來有一段緣故。曾經有一段時間很流行氣功,王斌勝也跟著練習過,雖然有些人只是跟著湊熱鬧,但他練了之后覺得挺有效果,從而對傳統的東西產生了深深的敬服。上高中時有一次他生病,中醫大夫在給他看病前雙手互搓再把脈,而且看病時十分耐心細致,這段求醫經歷讓他萌生了學中醫的想法。

  王斌勝的學習非常好,用現在的話說他是個學霸。他的高考成績是608分,高出當年清華北大的分數線十幾分,本來他理想的學校是北京中醫藥大學,高考志愿填報的是該校七年制的本碩連讀,因為當時是高考前報志愿,為了穩妥起見,老師建議他把志愿改成了山東中醫藥大學。與北京中醫院大學失之交臂,是他挺大的遺憾。

  到了山東中醫院大學,王斌勝繼續發揮著學霸的特質,如饑似渴地學習著。他喜歡傳統純正的中醫,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在實習時大家都忙著找工作,有一個去南京實習的機會,別人都不愿去,他爭著搶著帶隊去了。“南方的中醫氛圍比北方強,在那里我見到了很多中醫大家,學到了很多東西。”

  自己開診所是王斌勝早就有的想法,他曾與同學辯論過中醫應該如何發展,他認為“中醫應該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因為剛畢業的年青學生在大城市很少有人會找你看病,在鄉村反而會有用武之地,所以他打算畢業后先回老家開診所,白天給人看病,晚上看書學習,用五年的時間來練習醫術。所以當畢業提上日程時,他并不著急找工作。

  機緣總是十分巧合,在王斌勝一心想著回村開診所的時候,煙臺一家三甲醫院到山東中醫藥大學招人,因為他的成績好又是黨員、學生會主席,便被挑上了。當時老師找他談話時,他還沒有馬上答應,在樓下轉了幾圈才決定去。

  辭掉醫院鐵飯碗開辦小診所

  1997年,王斌勝到了這家醫院工作,他放棄院方安排的行政工作,主動要求干臨床,一門心思想成為一名真正的中醫。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醫院的制度決定了年輕大夫上不了門診,無法直接給病人看病開方,而且中醫的內科也是以西藥治療為主,這一切與王斌勝心目中的中醫不一樣。他覺得這樣下去自己學的中醫理論會漸漸淡忘,卻還沒有機會給病人診病,等他熬到一定的年紀可以上門診了,理論忘記了,也沒有實踐經驗,如何能成為一名好中醫?在理想與現實中掙扎了三年后,王斌勝毅然決定辭職,那是2000年,那一年他28歲。

  與王斌勝一同辭職的還有剛工作兩年的年輕大夫于宏志,兩個年輕人一起在世回堯開了一家小診所。租房進藥花了一兩萬,簡單的診所就開起來了。開業十幾天,小診所才有了第一筆收入,這件事王斌勝記得還很清楚。那位病人其實是一名到煙臺旅游的游客,看到他的診所后就走進去看一看,因為王斌勝給他把脈挺準,這位病人覺得這位年輕醫生還挺有水平,但因為他是到煙臺旅游,無法買中藥,就給了他五塊錢的就診費。

  從人人羨慕的鐵飯碗到朝不保夕的小診所,王斌勝著實經歷了非常困難的一段時光。每天中午花5毛或1塊錢解決一頓飯,30多里的路每天騎自行車來回,就為省兩塊錢的交通費。雖然十分困難,王斌勝仍然堅持診所不賣西藥,只賣中藥。

  2001年快過年的時候,王斌勝和于宏志到濟南遙墻給一位患胃癌的老人看病,老人的病已經很重了,每次吐血都能吐半盆,他的家人希望無論如何讓老人能挺過春節。為了給老人治病,王斌勝翻遍了醫書。來年春天,這位老人拄著拐走出家門,同村的人看到后都覺得不可思議。“前幾年我還回訪過,過了十多年這位老人還健在。”

  從那之后,王斌勝的小診所迎來了不少濟南遙墻的病人。到了2002年,王斌勝已經小有名氣,慕名而來的病人也多了起來,診所也漸漸有了盈利。到了2005年,慕名前來看病的人已經很多了。也是在這一年,王斌勝在職研究生畢業,又考上了山東中醫藥大學的博士。博士畢業后,王斌勝來到煙臺濱州醫學院中醫科教書育人,實慣了與病人打交道,從2010年起他每周到牟平附院坐診一天,很快慕名而來的病人又排起長隊。

[1]  [2]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欒雪
打印 |
關閉
  • 熱點閱讀
  • 健康資訊
  • 養生保健
  • 疾病預防
搜索推薦
相關新聞
專家訪談+更多
本地資訊+更多
熱點新聞
網上問診+更多
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返回首頁 用戶反饋
巨乳波霸 第1页额去撸_撸撸资源_撸色网_撸不死_一起撸_开心撸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