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膠東在線 > 健康 > 煙臺健康資訊 > 毓璜頂醫院

男性無精?多種方式可圓求子夢——專訪煙臺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副主任王雄

來源:膠東在線  2019-11-19 08:52:00
A+A- |舉報糾錯
王雄解答市民健康咨詢

  膠東在線11月19日訊(通訊員 李成修 馬瑾)近年來,不孕不育的發病率不斷上升,男性因素不容忽視。不育男性中,無精子癥人群占10%-15%。患無精子癥,是否就意味著不能有孩子?答案是否定的。

  目前,煙臺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無精子癥診療體系已經建立,具有全面精準規范診治無精子癥的技術平臺和認證資質。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副主任王雄解釋,多數無精子癥患者可通過藥物、顯微手術或輔助生殖技術獲得自己遺傳學的后代。對于確實無法獲得自己精子的患者,可選擇供精助孕,目前煙臺毓璜頂醫院已同國內三家人類精子庫開展供精合作。

王雄(左)為患者講解病情

  長期不育,或許是輸精管道堵了

  高先生結婚兩年,妻子一直未能懷孕,為了生育問題,夫妻倆憤然離婚。高先生再婚后,現在的妻子還是遲遲沒有懷孕,這才來到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進行檢查。而檢查結果顯示,妻子一切正常,高先生卻被查出患有無精子癥。對此結果,高先生連連說不可能。高先生辯解稱,在婚期他曾有過性行為,且當時的女友還懷了孕。

  王雄對高先生進行檢查并仔細詢問后認為,高先生曾因某次的不潔性行為導致泌尿生殖道感染,繼而導致輸精管道梗阻。王雄敢如此斷言,是基于術前診斷的結果,精液分析結果不僅能證實高先生的精液內沒有精子,還能分析出輸精管道堵塞的部位,并能據此評估術后輸精管道通暢的幾率。

  最終,王雄為高先生制定手術方案,成功治愈了他的梗阻性無精子癥。王雄說:“輸精管是一根長約50厘米的細長管道,我們通過手術把梗阻的那一段曠置或切除,再把兩端接起來就行,就跟我們生活中接水管是一個道理。”

  相較于李先生,高先生是幸運的。李先生患有不育癥,去過北京、上海、廣州的大醫院,吃過西藥、中藥,但結果卻是越來越差,精液中的精子含量越來越少直至無精子。

  在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李先生在經過男科超聲、性腺激素等相關檢查后,被確診為梗阻性無精子癥。“他的生精功能正常,但是患有精囊腺囊腫,這幾年來,囊腫不斷變大,壓迫輸精管越來越厲害,導致精子越來越少直至無精。”王雄說,“其實他完全沒必要去那么遠的醫院看病,在我們這里就能查明白。”

  由于李先生已經不能通過手術治療,醫生為其實施了睪丸微創取精術,利用他的精子為其妻子又實施了“第二代試管嬰兒”技術,最終幫他們圓夢。王雄解釋,“通俗來說,就是通過穿刺這種微創手術,取出了李先生的精子,之后用他的精子去做‘試管嬰兒’。”

  王雄解釋,無精子癥分為梗阻性無精子癥和非梗阻性無精子癥兩種。梗阻性無精子癥患者并非沒有精子,而是輸送精子的“管道”被堵塞,可通過提取附睪或睪丸內的精子,借助輔助生殖技術實現生育夢想,有的也可通過手術“打通”輸精管道,這些治療技術都已非常成熟。而非梗阻性無精子癥是由于睪丸不具備生精功能,或者只在睪丸的某些局部,存在極少的有生精功能的曲細精管,通過藥物、手術及輔助生殖技術相結合治療,仍有生育的希望。

  沒精子,不代表不能有孩子

  在無精子癥患者中,像高先生、李先生這樣的梗阻性無精子癥約在40%,非梗阻性無精子癥則占到了60%。“非梗阻性的患者,不僅比例高,而且病因更復雜,治療起來也非常有難度。”王雄說,“一般情況下,此類疾病又分為低促性腺激素型和高促性腺激素型兩種。”

  幾年前,34歲的張先生來到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就醫,在經過一系列檢查后,不出王雄的預料,矮小瘦弱的張先生是低促性腺激素型的非梗阻性無精子癥。在青春期,張先生的男性第二性征并未發育,但經過短暫治療后就終止了,婚后也一直未能生育。“他在青少年時,沒有像其他男孩那樣長胡子、快速長高、變結實、夢遺,是因為促性腺激素分泌不足導致的,也就是說他這種病是先天性的。”王雄解釋,“在我們人體中,下丘腦分泌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可促進垂體分泌促性腺激素,促性腺激素又可以促進睪丸的發育,使其分泌雄性激素。雄性激素不足,導致睪丸功能不正常。”

  對張先生,王雄為他量身定做了治療方案,在經過一系列的內分泌治療后,張先生的睪丸功能逐漸恢復,并最終產出精子,成功令妻子懷孕。

  同樣是低促性腺激素型非梗阻性無精子癥,郝先生則是后天性的。郝先生患有顱咽管腫瘤,手術切除后,腦垂體受到影響,不再分泌促性腺激素,最終導致不育。王雄也為郝先生量身定做了一套治療方案,最終幫他圓了求子夢。王雄說:“其實,郝先生也去過很多醫院治療,在我們這里采取的治療方式跟其它醫院也基本相同,但我們為他做了更精細化的治療,比如要實時結合他的體重指數、內分泌情況進行針對性治療,雖然是同樣的治療藥物但起到了不同的治療效果。”

  在非梗阻性無精子癥患者中,高促性腺激素型的所占比例更高。“低促性腺激素型的患者可以通過藥物治療,但高促性腺激素型的患者,有的可以通過手術實現求子夢,有的則只能選擇供精助孕。”

  早在2016年,煙臺毓璜頂醫院就成功為一位非梗阻性無精子癥患者實施“顯微鏡下睪丸切開取精”,聯合卵胞漿內單精子顯微注射(ICSI)技術后其配偶獲得妊娠,足月順產1名健康女嬰。這個寶寶也是山東省內首例睪丸顯微取精聯合ICSI助孕技術的試管嬰兒。

  綜合患者查體、檢驗及輔助檢查等結果,被診斷為“非梗阻性無精子癥”,經睪丸顯微取精獲取組織處理,結果為“偶見少許精子及生精細胞”。“就是說,他的睪丸內只有極少的精子,我們取出少量可能含有精子的組織后,再經過篩選,找到屈指可數的幾個活動精子,最終把這些精子注射入她愛人的卵細胞內,形成受精卵,培育成胚胎,然后移植到子宮內,這就是所謂的‘第二代試管嬰兒’技術。”王雄解釋,“這種尋找精子的手術,好比是沙漠里找綠洲,非常難,一般需要2到3個小時,難的則需要6個小時甚至更多時間。”

  王雄說:“以往,對于非梗阻性無精子癥,常規外科手術難以取到精子。現在,隨著睪丸顯微取精技術的應用和發展,非梗阻性無精子癥患者才有機會生育有自己血緣關系的后代,目前省內僅少數幾家醫療機構開展這項技術,我們這兩年已經成功開展了120多例。而如果確實無法獲得患者自己的精子,還可以選擇供精助孕,我們醫院跟國內的三家人類精子庫有合作。”

  追求卓越,為患者量身定做治療方案

  2019年1月22日,毓璜頂醫院獲得山東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關于供精人工技術試運行的批復,成為繼濟南、青島兩地后山東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批準的煙威地區唯一一家具有供精人工授精助孕資質的醫療機構,開啟了煙威地區人工授精技術的新篇章。

  而早在2001年毓璜頂醫院就迎來了首例“試管嬰兒”的順利出生,2006年4月13日通過衛生部批準開展體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卵胞漿內單精子顯微注射(ICSI)技術,成為衛生部批準在山東省范圍內首批開展輔助生殖技術的四家醫療機構之一。

  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成立20年來,成功開展了膠東地區首例單精子卵母細胞漿內顯微注射“試管嬰兒”、首例冷凍胚胎成功的“試管嬰兒”、首例高齡婦女胚胎輔助孵出技術“試管嬰兒”、首例附睪、睪丸穿刺取精單精子卵母細胞漿內顯微注射的”試管嬰兒”,未成熟卵體外成熟的“試管嬰兒”,首例試管嬰兒多胎妊娠減胎術,首例囊胚移植“試管嬰兒”以及個體化促排卵及黃體期促排卵等一大批前沿先進輔助生育技術,均填補了煙臺市生殖醫學領域的空白。輔助生殖助孕周期數逐年上升,新鮮周期移植臨床妊娠率一直保持在50-60%,位于全省首位,年助孕規模近3000個周期,位于全省第二位。

  作為科室創建的元老,隨著科室的不斷發展,生殖男科科研方面王雄也始終走在前列。

  王雄認為,工作中遇到的任何一個難題都是一個科研項目。正是基于這種科研意識,王雄向諸多的課題發起了挑戰。王雄的論文首次報道了DNAH1基因與中國男性精子鞭毛多發畸形相關,并且首次發現精子鞭毛多發畸形具有常染色體隱性遺傳的發病特點。研究成果在美國臨床遺傳學雜志發表后,王雄受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張鋒教授的邀請,參與張教授組織的多中心研究,首次發現CFAP43基因也與人類精子鞭毛多發畸形有關,這項研究成果發表在美國人類遺傳學雜志,王雄為共第一作者。

  今年,王雄又發現了已知致病基因新的突變位點,豐富了男性不育癥相關基因的突變譜。王雄表示,他們在精子鞭毛多發畸形方面的研究,在國際上也走在前列。有了這些基礎,給患者有了明確的基因診斷,在臨床治療方面也就有的放矢,他和他的團隊采用單精子顯微注射技術,臨床妊娠率超過60%,較以往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在臨床診治中堅守由簡單到復雜原則,王雄的團隊也研究出一個治療少弱畸形精子癥的中藥配方,如蒺藜、桑葚子、女貞子、山萸肉、熟地黃、黃精、何首烏、丹參、菟絲子、五味子、枸杞、韭菜子、砂仁、茯苓、車前子等按照不同的分量組成,源于古方,不拘于古方,對基礎方辨證加減,并通過臨床試驗證明:能夠安全有效治療少弱畸形精子癥。

  王雄表示,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現有完善的不育診療體系,而他和他的團隊要做的工作,就是給患者制訂合理的、精細化的、個性化的治療方案,“為每位患者都量身定做一套治療方案”。

煙臺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副主任王雄

  專家簡介

  王雄,醫學博士,煙臺毓璜頂醫院生殖醫學科副主任醫師,生殖醫學科副主任。亞洲男科學協會男性不育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優生科學協會生殖醫學與生殖倫理委員會委員,中華中醫藥學會生殖醫學分會委員,中華醫學會計劃生育分會男性生育調控學組委員,中華中醫藥學會男科分會委員,山東省醫學會男科學分會男性不育學組委員,山東中西醫結合學會男科分會委員,煙臺市醫學會生殖醫學分會副主任委員。

  主要從事男性生殖基礎與臨床工作。重視男性不育癥病因學診斷,擅長無精子、少精子、弱精子、畸形精子、死精子癥診治,生殖遺傳(染色體異常_染色體平衡易位、羅氏易位、倒位;多囊腎相關男性不育;性早熟_腎上皮質增生相關男性不育診治),遺傳相關男性不育,通過輔助生殖技術避免生殖障礙患兒出生,勃起功能障礙診治,射精功能障礙(早泄、不射精、逆行射精),低促性性腺功能減退(卡爾曼綜合征、垂體柄阻斷綜合征以及鼻咽管腫瘤術后)的內分泌治療,以及配偶不良妊娠男方因素的診斷與治療。長期從事男性不育病因學診斷及精子功能研究,能夠深層次評估精子在受精、卵裂、胚胎發育異常中存在的問題。率先開展附睪/睪丸微創取精術、輸精管附睪吻合術、顯微鏡下精索靜脈結扎術。

  首次發現DNAH1、DNAH2、IFT140、TEX15、TDRD6及CFAP43基因變異可導致中國漢族男性不育。第一、共一、通訊作者發表文章20多篇,其中被SCI收錄的在國際期刊發表的文章15篇,主編著作1部,參編著作2部,參譯著作1部。目前主持省基金兩項。

[ 責任編輯: 都凌云 ]
相關新聞
頭條推薦更多
圖解新聞更多
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巨乳波霸 第1页额去撸_撸撸资源_撸色网_撸不死_一起撸_开心撸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